揭秘二战日本最恐怖危险的部队:关东军516毒气部队

【发布日期】:2022-01-13【查看次数】:

  如果说731细菌战部队是二战日本最残忍的军队,那么关东军516毒气部队就是整个二战日本最恐怖危险的军团。他们以各种致命的毒气为武器,残杀了无数的无辜生命。论作恶程度,516毒气部队比起731部队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其却没有731部队那样恶名远播,甚至说是鲜为人知也不为过。

  关东军516部队的正式名称是关东军化学部队第516部队,说起这支部队,那就不得不提起二战日本所设立的第六研究所以及习志野学校。

  日本陆军设有陆军大臣直辖的陆军技术总部和武器行政总部。从1944年起共拥有第一至第九技术研究所。其中第六研究所位于东京淀桥,其专门从事有关化学武器以及有关化学战的调查研究工作,主要负责进行毒气的研究。

  在中将或者少将级的所长领导下,其共有约700名人员,划分为四个部分:第一科负责研究侦测毒气和合成毒物,第二科负责研究防护,第三科负责治疗,第四科负责研究化学战剂。

  而六所的研究成果则全部被516部队运用于演练实战中,可以说六所就是516部队的武器库。除六所外,位于日本千叶的习志野学校,则为516部队提供人员培训,它们三者紧密联系,互相配合,共同打造了一支恐怖危险的军团,成为了日本侵略者手中的杀人利器。

  516部队的身影频繁的出现在中国战场、东南亚战场以及太平洋战场上,每次随着他们的出现,都会掀起一场场腥风血雨。

  516部队经常秘密地派出人员到731部队去工作。据说,516部队首次到达731部队的大本营平房镇的时间是1943年6月1日,一直在那里工作到同年9月1日;第二次是1944年6月1日至9月1日;第三次是1945年6月1日至战争结束。先后共派遣三次。

  这些毒气专家们抵达731部队之后,731部队对他们的身份严格保密,安排他们住在高级军官宿舍中,宛如731部队人员一样,除了731部队的高级军官干部之外,其他人员至今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516部队和731部队进行了多次联合研究实验:它们于1943年进行了一氧化碳以及芥子气体对人体影响的研究;1944年进行了芥子气体的若干实验以及“茶”一号(氰酸)的研究;之后又进行了氰酸对人体的实验。

  另外还进行过在棒球那么大的玻璃球里填满氰酸的“攻击坦克用的炸弹”的研究。这是一种基于火焰瓶投掷要领,将“茶弹”投入坦克炮塔杀伤内部成员的原始武器。

  1943年秋季,516部队在诺门坎进行过极大规模的氰酸实验。这次实验是由25师团团长直接领导,在下风处部署了猴、马、鸟、兔等实验用的动物,喷射了压缩在像灯油桶似的一桶约一公斤的氰酸,不过当时并没有使用活人来做实验。

  当时日本陆军十分重视把氰酸作为武器来使用。但是氰酸武器致命的缺陷是挥发性太强,沸点只有25到26度,这在夏季十分容易气化;经过皮肤吸收很快,使用起来也非常危险;另外,通空气相比,它的比重仅0.7,很容易从地表面蒸发掉。

  “因此,必须在日出、日落等地面垂直温度‘上温下冷’现象发生逆转的时间带内来进行试验,这就导致其作为武器来说,是很不完善的,所以并没有大规模投入使用。516部队储藏了大量未使用的‘茶弹’。战争结束撤退时,在嫩江河畔烧毁了一些,装在高压钢瓶内的氰酸和芥子气都扔进了嫩江。人们都担心一旦那些钢瓶烂掉,是否会成为污染源。”原516部队人员作证时担心地说道。

  虽然“茶弹”没有办法大规模的应用于正面战场上,但由于其具有超高毒性以及几乎沾者必死的特性,用来销毁罪证,屠杀俘虏则极其方便好用,因此,在战争末期,516部队会频繁使用死亡之茶——氰酸来杀害俘虏。

  肥猫在上篇文章《死亡之茶:揭秘二战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杀人灭口的利器》中曾写道,为了销毁罪证,日本731细菌战部队使用氰酸,将剩余的用于人体实验的俘虏全部残忍杀害,实际上,执行这项灭口任务的人,是516部队派出的。

  据战后出庭作证的原731部队成员回忆道,“执行灭口任务的516部队成员,在单人牢房前停了下来,他们从‘窥视窗’观察牢房内的动静。在这间狭小的牢房里关着4名‘马鲁太’”。

  “由于是夏季,有的‘马鲁太’赤膊着上身,他们坐在地上,似乎在秘密交谈着。完全没有注意到牢房外的动静。这两名516部队人员从自由开关的窥视窗观察了一会儿,迅速地从随身携带的袋子中取出装有氰酸液化气的三角型长颈瓶,投进了牢房。长颈瓶坠地破碎的同时,牢房内的‘马鲁太’们大声喊叫到道:‘毒气!快逃!’”。

  执行灭口任务的刽子手们将装有致死毒液的长颈瓶一个接一个地投入到牢房内,随着玻璃瓶摔破,这些毒液迅速气化,在牢房内迅猛地扩散开来,充满了整个房间。

  有的“马鲁太”口里吐着白沫,显然憋得十分难受;有的“马鲁太”把脸贴在地上蹭来蹭去,想躲开毒气;有的“马鲁太”往同伴的尸体下钻;有的“马鲁太”在窒息的痛苦中,用系着手铐的锁链,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敲打“窥视窗”,直到气尽力竭才倒下去。

  原516部队人员回忆道:“投掷长瓶作业,大约在15分钟内就结束了。据通知。处理‘马鲁太’是731部队撤退准备工作的第一步骤。我记得,一共投掷进去了9个长颈瓶......似乎有的单人牢房里没有人,是空的。格牢房四的人约三四个人以上。不过有的不是马上就死去,而是发出一声声痛苦地惨叫,不停从里面敲打铁门......”

  其实在516部队使用毒气杀害监狱中剩余的俘虏之前,731部队已经进行过大规模的灭口行动了,至于为什么要让516部队来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那就不得而知了,个中缘由,恐怕只有石井四郎知道了(石井四郎时任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最高指挥官)。

  516部队和731部队可以说是恐怖的孪生部队,731部队从事细菌研究以及人体实验,论血腥残忍的程度,516部队是远远不及731部队,但从实战效果以及造成的威胁性而言,516毒气部队绝不逊色于731部队,甚至比731部队还要恐怖危险,它们的双手都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

  大家好,我是喜欢聊历史的肥猫,喜欢我文章的朋友们请三连点个关注吧,肥猫将为大家揭秘更多不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下期肥猫将会为大家揭露日本关东军516部队和731细菌战部队联手进行恐怖的人体毒气实验的罪恶行径。

上一篇:13卷17册“中国断代史系列”完整再版

下一篇:坚守初心愿你归来之时仍是少年